精选3码中特

您所在的位置 > 精选3码中特 > 资料专区 >
资料专区Company News
若是一对一单打独斗
发布时间: 2020-06-04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威利的身心已回复到巅峰状态,他正在整束衣装预备上阵,前来迎接的侍者已等候好一阵子了。在威利戴上头盔后,达飞悄悄在他耳边轻语。“威利,千万别死啊!我们还得去打倒大魔神罗比斯呢!而且少了你的话,我大概就找不到好对手了吧!”席妮这时也插嘴道:“就是说嘛,海伦姐姐可是在等着你的哟!别让她守寡啰。而且除了你之外,海伦姐姐找不到第二个可与她匹配的男人了呢!”这真是一场灾难性的闹剧,威利才刚要出发,威利的同伴却说的他好像会一去不返一样。尤其是席妮,已经是老大不小的年纪,还这么任性贪玩,论年纪她比海伦还年长了十岁左右,海伦被他称为姐姐可真有点冤枉了。不过威利还是很感谢他们,至少这是达飞与席妮关心自己的表现,虽然差强人意了点。威利以难得的开朗微笑回报同伴:“放心吧!我不希望自己才三十一岁的年纪,便得向这个世界说拜拜,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呢!而且神选的勇士怎能死在这种乡下地方?死在过去情人的考验下,虽然是件挺浪漫的事,但这实在是不符合我的个性啊!因为我根本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哪。”威利又开了一个不算入流的玩笑,看来在提升自己实力的过程中,辛辣的毒舌与开玩笑的功力也是必备的项目之一了。他挥手向同伴道别,在侍者引导下,前往第三处试炼之地。已经是最后一个关卡了,至于会有什么样的难题,威利对这点很感兴趣,毕竟这也是一个难得的历练,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能接受像这样的考验。黑精灵族的名号让他热血沸腾,只要再闯过一关,他的名字在黑精灵族中将永远不会被遗忘。侍者引导威利往峡谷走去,越是靠近峡谷,一股难以形容的奇异感觉便越显强烈,最后侍者在峡谷的入口处百尺前停下。“威利大人,这是试炼之地的最后一个关卡──死亡之峡,只要闯过这一关,就算完成考验。不过这里比起心灵之室还更为凶险,以往接受试炼之地考验的人,最多也只能通过第二层关卡,据我所知,从来没有人能通过第三关。”“喔,是这样吗?还没有人能完全通过试炼之地的考验吗?”“是的,黑精灵族在绝地谷定居数百年了,绝地谷内所有的地方都已落入黑精灵族的掌控中,唯有这里还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谜题。过去曾有许多人深入探险,可是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而且几百年来绝地谷内曾发生过数十次整个村庄的人全数消失的恐怖事件。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奇怪的事情发生,族人猜测是与死亡之峡有关,而第三关就是解开死亡之峡的秘密。”“原来如此,这是让我这在心灵之室中没死成的人再去死一次就是了,这真是个了不起的任务哪,如果成功的话,大概可以名垂千古了。”威利无奈的苦笑了,只要一想到海伦给他出了这样的一个难题,威利的内心就有如刀割般的沉痛。他取下怀中的戒指,交到侍者手中。“有件事要麻烦你,如果我没能活着回来,把这个交给你们的族王。”“是,威利大人,希望您能成功回来,祝您好运。”侍者接过戒指后,用几乎是逃逸的速度离开现场。威利呢!他孤独的朝死亡之峡深处走去,他的步伐很缓慢,一步一步扎扎实实的前进,炯炯有神的双眸随时注意着四周的状况,手中紧握住白金斧。此时的威利,已达到了最高的战斗水平,全身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深怕有丝毫的失误。顷刻间,一个不安的念头闪过脑海,那是身为武人的敏感直觉,而这个直觉从来没有失误过。一股前所未有、庞大而实质的压迫感,瞬间引起了威利的警觉性,同时陪伴他十年的忠实战友急剧的颤动,威利甚至还能听到白金斧发出了轻微的鸣叫声,声音虽然轻微,威利却是听的十分清楚,那是一种近于兴奋的鸣叫声。“怎么会这样?白金斧不曾有过这样的情形啊!”威利喃喃自语着,紧握住斧柄的力道又多了几分。威利知道白金斧的异常现象与他受到的强烈压迫感有关,关于这点威利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具有神奇异能的白金斧感觉出了强敌的存在,而敌人强大的程度已经让白金斧甚为亢奋。此时地表似乎有一种规律性的频率在震荡,紧接着震波之后的是“轰隆、轰隆”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流逝,震波、声波也越趋明显,直到一头身长约五尺的怪物出现后,威利才恍然大悟。威利所见的,是被称为雪隆的怪物。的确,威利的直觉对了,不过他这时却诅咒起自己的直觉。“看来是很不好惹的敌人哪,就算落荒而逃也应该不算懦夫吧!敌人真的太可怕了。”威利颇为嘲讽自己的境遇,不过他不打算逃走,他不像达飞在战斗的方面已较有弹性。达飞现在一旦遇上比他强大数个级数以上的敌手,除非真到了生死交关的状况,否则他会以退却的方式保存实力。但威利身上流着的是与达飞不同的血液,野蛮人生性好战好斗,是天生的战斗民族,敌人越是强大,野蛮人就越是高兴,这是一般人所难以想象的,野蛮人的最大弊病吧!威利趁着短暂的时间,仔细打量雪隆全身上下。全身长满了金黄色的鬃毛,铜铃般大小的双眼,没有威利想象中应有的獠牙与利爪,相反的,那怪物若是缩小为巴掌般的身躯,或许是个与亚宝同样可爱逗趣的宠物。尽管雪隆有着一副令人生爱的可爱模样,可牠的庞大身躯,实在很难将可爱这个字眼与牠串联在一起。威利与其它人相比算是大家伙了,但是与雪隆相较,充其量也不过是小孩子般的大小。不过光看怪物的外表,实在激不起威利的战斗意志,不过他也没有因而放松,仍然凝神戒备,端看事态的变化。“只要牠不先出手,就暂时保持这样的态势好了。”威利心中有了这样的盘算,便与雪隆僵持着,彼此就这么凝视对方。若从空中俯瞰的话,双方约莫有着十余尺的距离。照常理而言,快攻才符合威利的战斗方式,一旦时间不断的溜走,威利便越趋沉不住气,越是心浮气燥。虽然只有一瞬间,却是威利一时的疏忽,他下意识的眨了眼睛,当眼睛睁开的剎那间,强大的气势已紧紧压迫住他强壮的身躯。怪物的双掌已往他身上招呼,原本单纯的肉掌,已长出了令人生畏的利爪,而这利爪正要在威利身上肆虐。千钧一发之际,威利仓惶的避过这一击,看他现在的模样还真是狼狈,只要速度慢了一点,立即惨遭肠穿肚烂的命运。威利勉强以差之毫厘的差距闪躲过了,只有部分的皮衣与肌肤遭了殃,这种结果让威利心中暗呼“好险。”“原来可爱的娃娃也会变成致命的凶手哪,不过若是成了可爱娃娃毒杀下的牺牲者,任谁也无法接受吧!因为这种事传出去可不大光彩哟!”威利半解嘲式的为自己打气,手上却不见的轻松,雪隆的猛烈攻击让他丝毫喘不得气,别说是反击了,目前能勉强守住已是值得庆幸的事。而且威利心中有种感觉,雪隆还没出尽全力,只像是猫抓老鼠般的戏弄他,威利这时真的愤怒了,然而就算他心生怒气,也无济于事,武道家三阶的惊人力量,在怪物眼中看来,可能还不足以对牠构成威胁。“怎么办,让达飞那小子看到我现在的窘境,会让他取笑我一辈子的哪。”威利陷入苦战当中,还不忘说些冷笑话, 免费平特一肖资料大全他真的是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啊!这时远在数里之外的海伦,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她正辛勤的修炼魔法, 一肖中特免费选料突然间一种不安的念头涌入脑海,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中断了她的思绪。“怎么了,为何我心中会这么的不安?难道威利会发生什么事吗?不会的,他是那么的坚强,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即使海伦故作镇定,极力的安慰自己,可是她心中仍然十分担心威利。这并非瞧不起威利,而是身为族王的海伦,试炼之地的考验就是她自己也没把握能闯过,她开始后悔让威利去接受这个磨难了。海伦心中的不安转化为实质的影响,原本应该可以将铜块熔掉的炎系魔法,因她的分心而威力大减,只能勉强在铜块上留下些烧焦的痕迹。这时她唯一的姐姐玛莉看到这幅景象,不免关心问道:“怎么了,是在担心那个人吗?假使如此的话,当初就不应该让他硬闯试炼之地的啊!”玛莉的话十分直接,几乎一矢中的。“可是这是让他能永远与我在一起的唯一方式,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它的方法。”说着说着,海伦的眼眶已红了,玛莉却无视于她的心情,继续追问。“那要是他死了呢!难道你要跟着他一起死去吗?可别忘了你现在的身分与任务。”“我了解,当我接下族王这个位置时,我已经有了相当的觉悟。他能活着回来最好,如果他死了,我或许会选择忘了他吧!”“你要真的这么想就好了。”玛莉加重了她的语气,让人听起来十分不舒服,显然的,她并未完全相信海伦这个妹妹所说的承诺。即使有着武道家三阶的高深修为,仍陷入苦战当中的威利,几分钟的战斗下来,身上已多了数个创伤。虽然他皮坚肉厚,雪隆的利爪却宛如切纸般轻易的在他身上留下伤口。即使都不是致命伤,但伤口处却不断的流着血,时间一久,强如威利也颇感头痛,因为失血过多致死不是个名誉的死法啊!威利连续变换了几种防御方式,几乎已快到了技穷的程度,仍然无法脱离目前的窘境,反击这个动词对他而言还是个相当遥远的名词。不过激烈的战斗过了十数分钟,两个熟悉的身影赶到后,威利才得以挽回目前的劣势,无疑的,是达飞与席妮前来助阵了。一道凛冽的剑气与快如闪电的箭矢插手威利与怪物间的战斗,威利与怪物因此连退数步。这场实力有所差距的战斗被两个好事者给强行中断,紧接着达飞与席妮纵身分列威利左右两旁,形成一个绝佳的战斗组合。这时达飞视线投向威利,颇有谴责之意。“威利,想一个人独占这有趣的战斗吗?身为同伴的我可不容许这种事发生!所以我只好出手啰。”“哼哼,说的倒是轻松,看我身上的伤口吧!那看似可爱的怪物非常难缠,我到现在还占不了什么便宜,还是小心为妙。”威利忿忿不平,为他的奋战不懈直叫屈。其实他们三人心中都了解,眼前这只怪物的确很不简单,达飞更将牠列为比先前在黑暗森林中的巴休斯更高等级的对手。尽管还没想到应付的方式,但达飞却难掩心中的兴奋,因为只有强劲的对手才能激起他的战斗意志。敌人由一个人瞬间变成了三人,雪隆并没有感到恐惧,只是牠已没有先前对付威利时嚣张的气焰了。野兽天性的本能,让牠感觉到现在多出的这两个人,实力可能只稍弱于威利,若是一对一单打独斗,牠铁定占了九成九的赢面,可是如果是三个人的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雪隆也没有办法料定。但眼前这三人侵入了牠的势力范围,怎么说也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于是怪物仍然采取了攻势,而且是范围强大的快攻,庞大的身躯短时间已冲至达飞他们面前,凌厉的爪势左右开弓直逼而来。同是擅长肉搏战的达飞与威利两人,资料专区自然负起了迎击的任务。白金斧、水晶剑昂然对上了怪物的双爪,凭白金斧与水晶剑之利,又是达飞与威利两人合击,竟只能勉强在怪物的爪上留下些微伤痕,达飞已可体会到威利会陷入苦战的原因了。达飞啐了一口,暗忖:“看来我得重新估计你了,真是生命力强韧的畜生啊!”威利心中也不好受,原本他以为达飞加入战局后战况能有所改善,看来他的期望是高了一点。此时席妮趁着同伴与怪物缠斗的机会与怪物拉开距离,因爱情而使召唤士纹章觉醒,席妮的力量会有多大进步,现在就要见真章了。席妮自箭囊中取出了三枝精钢材质箭矢,拉弓、上弦、射出,三个动作极为熟练,一瞬间已将三枝箭矢全数射出,袭向怪物。箭矢超高的疾速让风都相见自惭,正与达飞及威利缠斗中的怪物一时没有察觉,眉心及胸腹各中一箭,均是伤在要害处。能在激烈的战斗中判断敌人的动向,进而以弓箭远距离攻击,这份判断力与箭术不是一般人所能做的到的,也只有像席妮这种对弓箭有着天生领悟力的人,才能有此实力。刚刚那三箭,要是换成了达飞或是威利其中任何一人,可能也无法完全避过。身中三箭的雪隆痛的仰天嚎啕,创伤处流出了浓绿色的液体,那应该是雪隆的血液了。受此奇袭后,身体遭创的沉痛让雪隆的攻击方式变的毫无章法,登时让达飞与威利占了上风,杀的雪隆节节败退,白金斧与水晶剑此时毫无忌惮的在怪物身上肆虐。雪隆的身体并不如其利爪般坚硬,大大小小的创伤一一烙印在雪隆庞大的身躯上。眼见雪隆痛苦的惨状,席妮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再度挺弓射出箭矢,这回她射出了五枝箭矢,不偏不倚全数命中怪物腹部的伤口。席妮的用意非常明显,她是企图扩大雪隆的伤口,让牠流血不止而点点滴滴的流失战斗力。不过席妮的如意算盘顷刻间便告瓦解,怪物流出的血像是具有强烈腐蚀性般,就连钢铁材质的箭矢也被腐蚀掉了,八枝箭矢的末端全数断折掉落地面。这个怪异的现象吸引了达飞他们的注意力,达飞与威利有所惊觉后,他们发现手中堪称一流利器的水晶剑及白金斧,在沾上了怪物血液的部分,竟变的黯淡无光了。毫无疑问的,白金斧与水晶剑也遭到了怪物血液其强烈腐蚀性的影响,现在招呼在怪物身上的每招每式,一次比一次费力了。武器是武者撇开荣誉之后,最重要不过的东西了,有些人更是看重武器甚于自己的生命,何况是同样身为武痴的达飞与威利呢?他们双目对视,眼神中已彼此交会双方间的意念,他们决定要速战速决了。威利挺身向前,自愿接下了拖住怪物的吃重任务,让达飞得以专心聚集真气,于是战况起了些改变,原本以三比一的态势,达飞他们已稳占上风,现下达飞暂时退出后,威利的压力便多出了许多,他使出浑身解数,才能勉强抵御住怪物一次比一次强烈的反击。虽然时间没过多久,威利却有一秒抵十年的感觉:“达飞集气的速度慢了点吧!是不是想帮我收尸啊?”威利在心中咬牙切齿,痛批年轻的同伴。达飞眼神精光闪烁,他已累积好了只有对付实力超绝的对手,才会祭出的无上绝技的力量。正握的水晶剑瞬间转为反手持,勇者纹章散发出了耀眼的水蓝光芒,显示出达飞的力量已催运到顶峰。达飞看准时机大喊道:“威利退开,让我来解决牠。”“哼,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再不出手的话,神选勇士就要少一名了。”威利喃喃抱怨着,向怪物虚晃一斧后随即退开,亚格斯家的绝技破坏力有多强,威利最是清楚了,他可不想遭了池鱼之殃。达飞鼓尽大半的力量,将一切的希望赌在这一击,他运起风之步法,冲入威利与怪物间的空隙,反手持水晶剑往怪物身上拦腰一斩,怒喝道:“裂空斩。”瞬时间,达飞已击出了三道剑劲,一道比一道强烈的剑劲,有如排山倒海般袭向怪物。怪物顿时惊慌失色,苍惶的硬接此技,怪物挥起利爪接下了第一道剑劲,接着又消弭了第二道剑劲,牠已经感到有些吃力了。直到第三道剑劲紧临而来,雪隆天性的本能告诉牠,第三道剑劲不同以往,只能闪躲不能硬接,于是牠侧过身子,但剑劲的力量实在太强,且来势汹汹避无可避,怪物的左肩遭受第三道剑劲重创。怪物遭此重创,心神越是不宁,满腔的怒意与恨意让牠神智顿失,铜铃大的双眼满布血丝,牠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让牠感受到前所未有痛楚的达飞。雪隆伏低身子,一改先前双脚站立的态势,就像发了狂的犀牛一样,朝着达飞猛冲。“嘿,来的好。”达飞啐了一口,此时怪物已距他不及五尺,达飞紧握住水晶剑,压低身子回转半身,将裂空斩最后一道,也是最强的一道剑劲猛然送出。达飞算准了时间与距离,水晶剑的剑尖扎扎实实的刺入怪物的左胸,刚猛绝伦的剑劲则透体而过,造成了怪物身体更大的破坏。当达飞欲将水晶剑自怪物左胸抽出时,他发觉不对劲了,水晶剑像是插入了巨石一样,任达飞使出了全身的力量也无法抽出。威利也察觉了这个异状,挺着白金斧火速前来支持,但时间上已迟了一步,浓绿色的液体自怪物口中喷出,在这种近距离的状况下,达飞根本无法回避。其实达飞只要松开紧握水晶剑的手,暂时先行躲避就行了,可是水晶剑是他父亲所留下的遗物,达飞可以舍却武者的尊严败逃,可是他无法连父亲留下的利器也给舍弃了。情急之下,达飞举起左手遮住面目,并侧身扬起披风,希冀能抵挡的住具腐蚀性的浓绿色液体。或许是命运女神眷顾了达飞吧!浓绿色的液体仅烧灼了他的左手,俊美的容颜毫发无伤,顶多就是头上几撮毛发给腐蚀了,散发令人做恶的味道。整体上达飞并未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只是左手却疼痛异常使不出什么力量,严重打击了达飞的战斗能力。倒是因为有了这个伤口,那异常的痛楚,让达飞尚有战力的右手发出了超乎水平的力量,将水晶剑硬生生自怪物左胸抽出。不过那力量是太过巨大了点,拔出水晶剑后的余力让达飞身形不稳,连退了数步才稳住步伐。但雪隆也不好受,水晶剑在牠身上留下了寸深的伤痕,裂空斩的剑劲也破坏了牠的内脏,雪隆的死亡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达飞让雪隆逼退的窘境,让处于后方的席妮好是心疼,原本已抽出箭囊的钢铁箭矢,席妮又将之随手丢入,快速奔向达飞将他搀扶住。“该死的魔物,竟敢伤害我的好伙伴,看斧。”眼见达飞受创,威利爆发出猛烈的怒气,手持白金斧的他,宛如一把复仇的邪刃,而这把利刃笔直的朝着怪物刺去:“大灾难。”曾经让达飞吃过苦头的绝技再次使出,全无花巧,单纯以强大力量克敌的大灾难,配合威利手上的神兵白金斧,随着他滔天的怒气砍入怪物的腹部。雪隆遭此拦腰一击,几乎已将牠的生命能源燃烧殆尽。威利那一斧给了牠尤甚于达飞对牠所造成的创伤,雪隆终于倒地不起,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伤残的身体好比摇摇欲坠的朝露,即将化作大地的养分。尽管雪隆已失去了战力,威利还不肯罢手,愤怒的斧劲仍然不断的砍入怪物的身体。“够了,牠已经死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威利的暴行,威利回过头看,他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战友正对他微笑着,表示自己已无大碍,倒是威利的反应过度激烈了点。在达飞的认知中,威利是个光明磊落、豪迈不失礼节的好男儿,作为同伴他是比任何人都还要可靠的坚强男子。如今为了他而爆发出有如燎原大火般的愤怒,让达飞心中非常感动,若说人生在世只求一知己,那么威利就是这个人了吧!达飞让席妮搀扶着走近威利,用他新学的口吻向威利道:“老头,我还没死成呢!你还是留些力气抬我回去吧!”其实这番话有失公允,达飞的伤势并不算严重,相形之下,威利的伤可重的多了,让怪物抓伤的地方都还流着血呢!不过威利也已习惯了,比起他身上其它的伤痕,这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所以威利也不甘示弱指着身上的伤口道:“看起来你的伤不算严重吧!请看看我吧!我的伤势比你重的多了,你这个只会装病的家伙,哈哈哈哈哈……唉!终于结束了,谢谢你们。”“那儿的话,我们是同伴嘛!”达飞用他的右拳捶了威利的胸口一下,威利同样也回敬了他一拳,这大概是男人间表示友谊的特殊方式吧!不过席妮却在此时插嘴道:“哼,我都还没大显神通呢!没想到那怪物那么没用,三两下就让达飞给打发了,换了是我,我只要用心射出一箭,就什么事都解决了,嘻。”席妮的论点,达飞与威利似乎无法认同,达飞便给席妮泼冷水道:“是啊!看样子你的力量是强了不少,包含吹牛的功夫也精进如斯呢!”“嗯,达飞说的没错,不知是谁从一开始就躲在后头,让我跟达飞在前面拚死拚活的。”拥有辛辣毒舌的威利也加入战局一起数落席妮了,于是两男一女间的争端便起,若是不明就里的人见到这种场面,大概会认为他们在开批斗大会吧!在战斗或是战争的过程中,人数较多的一方会较占优势这是必然的道理,不过这场唇枪舌战最后是席妮取得了胜利,席妮的刁钻与无理取闹让威利与达飞不敢领教,即使是在数量上赢了,达飞与威利还是成了败者,原因系于席妮提出了一个论点。“弓箭本来就是远距离攻击的武器,我不守在后头,怎么进行攻击,如果我要求你们用白金斧或是水晶剑远距离攻击那怪物,你们觉得可以吗?而且若不是我在后头助攻,你们哪能顺顺利利的取胜,如果觉得我说错的话,来反驳我啊!”这时达飞与威利无言以对了,席妮说的话确实有其真实性,无法让人否认。看达飞与威利脸上的神情,无异已挂了免战牌。正当席妮心高气傲的沉醉在胜利的滋味中时,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化,正无声无息的进行着。

  4月29日,故宫博物院宣布自5月1日起有序开放,此前因疫情防控故宫于1月25日闭馆。公告称,故宫目前每日限流5000人。其开放公告发布不到2小时,5月1日故宫预约门票已售罄。截至4月30日上午,故宫博物院预约系统显示,5月1日-5月5日2.5万张门票全部售罄。目前开放区域包括前三殿、后三宫、御花园、外西路、寿康宫、慈宁花园区域的室外展区及东西六宫部分院落。观众需出示有效身份证原件,提前准备好本人实时“健康码”,显示“未见异常”方可入院。

,,香港六合网开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