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3码中特

您所在的位置 > 精选3码中特 > 公式专区 >
公式专区Company News
不知道哪位仁兄为了情人
发布时间: 2020-06-05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士兵找来了担架运送达飞与威利这两名伤者,这时海伦走近威利身旁,白晢的玉手轻抚着威利身上的伤口。海伦的体温与关怀,或许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吧!威利竟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勉强睁开了他无比沉重的双眼,瞧着正用泪光与痴心望着自己的海伦。威利颤抖的双唇有气无力的道:“你为我哭了吗?我的小傻瓜,别哭了好吗?我只想知道你是否已原谅我了。”“其实在你用斧头刺入胸膛的那一刻,我的心早就已经原谅你了,答应我,不要死好吗?”“好,好,这样就好了,为了你,我不会死的。”短短的几句话间,两人已互表了最真挚的情感,像冰山般冰冷的误会已让爱情的火焰彻彻底底的融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在彼此之间流动的甜蜜情意。威利与海伦和好如初的情景,让达飞心中的巨石得以落下,愉悦的情绪让他忘却了身体上的疼痛,一个劲的为自己的伙伴感到高兴,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个受了严重伤势的人,直到席妮在他胸膛上捶了一下,达飞才顿感痛楚。“你还没死啊!要替别人高兴前,先管好你自己吧。”尽管席妮的表达方式不佳,他还是能感受到席妮的关怀。不过他内心还是由衷的希望,席妮这不像女孩个性的同伴,哪天是否能温柔一点,即使是一丝一毫都好。“禀报族王,在怪物尸首的内脏中找到了这个东西,这个奇异的物品属下从未见过,因此先呈给族王。”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威利与海伦的谈话,海伦抬头望着声音的主人,见是自己亲卫队的队长,本来一股无名火即将发作,只是当她看到部下手中捧着的珠子时,眼睛为之一亮,不过一瞬间,海伦已让那颗珠子所深深吸引,忙从部下手中抢过珠子。仔细端看那颗珠子,纯白洁净、晶莹剔透的外表,在阳光下的照耀下,闪耀着异样的光芒,约莫珍珠般的大小,捧在手上却是份量不轻,沉的很。当海伦用指节碰触它时,传来的是一阵慑人的冰寒,也难怪部下会用布块将它裹着。将它捧在手上,心中有种安祥的感觉。海伦敲开了尘封许久的记忆,在她的印象中,只有一种东西会有这样的属性,那就是被称为冰之灵珠的神物。“对了,这就是冰之灵珠,传说中的神物冰之灵珠,没想到现在会让我取得了。”惊喜不已的情绪,让海伦显的有些失态了,部下们从未见过她如此愉悦的情绪,就像是个找到宝藏的探险少年般,洋溢着纯真笑容的美丽容颜,还让亲卫队的成员一度怀疑他们是不是在作梦,各各面面相觑,均摇头表示无法理解族王的举动。所谓的冰之灵珠,原本为冰之女神──爱丝所持有,具有奥妙的神奇力量,蕴含着相当强大的魔法力,甚至能让原本不懂魔法的人也能使用高阶的冰系魔法,所以怪物会使用冰系魔法弹的谜题也就解开了。相类似的珠子一共还有四颗,分别是雷电之神──奥古的电之灵珠、火神──法尔特的炎之灵珠、风之女神──温兰的风之灵珠、大地之神──壤德的土之灵珠。据传在千年前的神话之战前,艾丽斯女神座下拥有灵珠的五大神祇起了内哄,原因系为争夺首席神祇的地位,后来由雷电之神奥古取胜,也就是后来的大魔神罗比斯。至于拥有如此莫大威能的冰之灵珠为何会流落此地,海伦暂时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收拾了内心兴奋的情绪后,她恢复了以往的沉稳,命部下将威利,还有现在被海伦奉为上宾的达飞与席妮二人,一同送往皇宫接受治疗。而被安排于行馆的大个与亚宝,同样也被请到了皇宫,接受宫内豪华的招待,期间大个与亚宝还闹出了不少笑话呢!席妮经过了二天的休息后,大致上已恢复了所有的元气,原本就活泼好动的她怎愿意长期躺在病床上。而且席妮也厌烦了那些多如潮水的仰慕者,不就是为打倒雪隆一事出了点力,现在神选的三名勇士顿时成了黑精灵族人口中的风云人物,这倒是他们始料未及的意外状况啊!不堪其扰的席妮给了那些爱慕者一点教训后,三两下就将他们打发走了,问了宫中侍卫几句话后,兴冲冲的赶往达飞的所在地,只是呈现在她眼前的这一幕,教她心中忿恨不平。相同的达飞也受到了黑精灵一族英雄式的景仰,因此争相来照顾达飞的是大有人在。瞧瞧环绕在达飞身旁的黑精灵族女子,足有十七人之多,她自己却只有十一人左右,相形之下,达飞比她受欢迎多了。席妮看的出达飞并没有享受这飞来艳福的意念,反而是让这些热情的黑精灵族女子搞的无所适从。达飞腼腆害羞的模样让女子们大为欢喜,更加恣意妄为的吃着达飞的豆腐,任达飞怎么赶都赶不走。于是乎席妮加入了看护达飞的行列,当她迎面而来对着达飞大唤了一句“亲爱的”时,原本热闹的场面一瞬间就冷却下来了。女子们抱着怀疑的眼光打量着这陌生人,直到席妮挤进床边,抱着达飞当场拥吻起来,彷佛四周若无旁人似的,这时黑精灵族的女子们才无趣的离开了。怎么说呢?亲吻这种行为在黑精灵族中是表达爱意的最高表现,既然那莫名的女子会与达飞拥吻,代表着他们的关系匪浅。既然心仪的对象已有了攀折的美丽花朵,黑精灵族的女子们也保持风度,个个口中大为叹息后,黯然的离开了。而达飞对于席妮这香艳的热吻,起初是心神为之一震,整个人彷佛都冻僵了,不知如何应对。但时间一过后,达飞这未经人事的少年也沉浸在温香暖玉中,大胆的配合起席妮的动作了,强壮的手臂轻轻搂住了席妮的纤腰。正当达飞沉醉在这未曾有过的感觉时,席妮一手将他推开,跟着赏了达飞火辣辣的一巴掌。从达飞脸上火红的掌印可看出,那一巴掌的力道还真不小。“很舒服吗?居然敢占本小姐的便宜,这一巴掌算是教训你了。”“……”大梦初醒的达飞,傻傻的望着席妮,彷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搞不清楚状况是吗?好……”“啪。”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代表着达飞又让席妮赏了个耳光,或许是命中犯女的缘故吧!命运既然安排了席妮来当他的同伴,达飞也只好默默的接受了。“可是刚刚是你先抱我的,我只是配合你罢了,我应该没错吧!”达飞委婉的表示他的不满,可席妮不给他反驳的余地。“啪啪啪。”三声,再度以行动表示自己的立场:“我不惜牺牲色相,帮你赶走那群难缠的人,你这不知好歹的家伙,反而还占起我的便宜了,这难道还不该打吗?”“好好,我认错就是了,下回请轻点好吗,我现在是伤者啊!”“哼,伤者又怎么样,惹火了本小姐,管你是王子还是国王什么的,一律照打不误。”这下子达飞无言以对了,内心有所不满的他,抱起棉被倒头就睡,丝毫不想理会席妮。席妮这时也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过分了点,便不再闹他了。这时海伦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威利走进来,既然已能走动,威利的状况看来是好多了,所以他才能向海伦嚷嚷着要来探望达飞。威利见席妮已早他一步前来,笑嘻嘻的问候道:“席妮,你也是来探望达飞的吗?他是不是睡着了?”“没有,我还没睡。”听到好友前来探望,达飞高兴的只差没跳起来,回答道:“威利,看来你的伤势也好多了,可是明明你的伤比我严重的多,怎会复原的这么快?喔──对了,身旁有个温柔的女人照顾,也难怪你现在能走能跳了。”让达飞这么一说,海伦娇羞的脸红, 一肖中特免费选料不由得低下头,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一副女儿家的样子, 白小姐六肖选一码必中特全然没有一丝女王的架式, 香港一肖一码现在的海伦不过是名普通的女子罢了。席妮则为了达飞话中的隐喻,独自生着闷气。身为毒舌专家,威利自然不会任由达飞摆布,右手指着达飞脸上的掌印,调侃的笑着:“哟!怎么你的脸上有几道掌印呢?让我猜猜看啊!由这个陷入的角度与力道来判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席妮的杰作吧!”“咦,你怎会知道?”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提出疑问,瞧他们认真的样子,威利看了真的忍不住想大笑一场。他几乎用尽了全力强忍住笑容,故意卖关子:“怎么说呢?我怕说了你们会不高兴,还是别说的好。”“快说嘛,你怎会知道的?”“咳咳。”威利轻咳了两声,一脸正经道:“没什么,我瞎猜的而已,碰巧让我猜中罢了。”听到这种回答,席妮气的差点没找威利算帐,美丽的容颜闪着薄怒反讽道:“是啊!如果没记错的话,不过十几天前,不知道哪位仁兄为了情人,还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呢!唉,那名女子还真是幸运。”被点名的海伦回眸望着威利微微一笑,威利让她瞧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也跟着傻笑起来。就这样,大难不死的达飞与威利,两名伤者分别受到了最好与最糟的照顾。怎么说呢?威利自然有海伦在照料着他。细心照顾威利的海伦展现了母性的温柔,比起刚与威利陷入热恋时还更有女人味。沉醉在温柔乡中的威利,甚至巴不得身上的伤口更深一点,创伤更多一点,好让海伦继续照顾着他。至于达飞,则是由席妮担下了这个工作,从席妮留下一抹邪恶的微笑开始,在往后的日子里,达飞尝到了身陷地狱的滋味。席妮老是有意无意的捉弄他,等达飞忍不住要发怒时,席妮就搬出鲁道夫那老爷子给达飞的训示来了,且又装成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达飞纵然想发脾气,也提不起劲了,待达飞气消,席妮又故态复萌的恶整达飞,搞的达飞每天提心吊胆的。过了半个月后,达飞与威利总算是养好伤了,在病床上躺了十几天,让这两名武者浑身不舒服,两人离开病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对方打上一架好解闷。原本只是切磋性质的比武,这两名武痴却是卯足了全力在打,皇宫内已有许多建筑物直接或是间接的遭了池鱼之殃,几百年来未曾遭受战火洗礼的皇宫,如今却因一场无聊的比试破坏了部分区域,是故引起了不小的骚动,甚至惊动了皇宫的亲卫队。当亲卫队赶到时,见皇宫内部分建筑物遭到破坏乃肇因于达飞与威利二人,顿时失了主意。一个是族王的上宾,另一个则是族王的情人,无论哪一个都是他们惹不起的人物。而且就算亲卫队蜂拥而上,也未必能够制止的了这对武痴,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的,眼睁睁的瞧着两名天生的武者肆意进行战斗。这场无谓的争斗,直到海伦前来阻止才告落幕。当全心全意投入战斗,对身旁的事物全然视若无睹的两人停止比武时,瞧瞧周遭让他们给破坏了的建筑物,不由得低下头像是做错事的小孩般,不敢正视海伦冰冷的眼神。海伦那种神情像是在挖苦着:“再打啊!怎么不继续打了,最好是把我的皇宫整个拆了,我再重新盖座新的不就好了。”后来掌管财务的司库评估好修建被破坏的房舍所需费用呈报了上去。当那笔为数不小的估价表送至海伦手中后,平时不易动怒的她也大动肝火了。完整修缮所需的费用,大约是二万五千金币,那笔金额相当于黑精灵族一年内百分之一的预算。为了堵住旁人的嘴,最后海伦自掏腰包付了这笔款项。隔天,海伦召集了黑精灵族中所有的大臣与王族,准备宣布一件大事,被海伦奉为上宾的席妮与达飞也接受邀请。而平时难得见上一面的臣子、将领还有王族也都出席了这场议事。当这些具有显赫地位的人陆陆续续赶往议事殿集合时,对于此次集会的目的,公式专区其实他们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只是,那是他们不愿接受的事实。约莫九时左右,穿着纯净白袍的海伦,在侍从的引导下走入议事殿。尽管年纪尚轻,美丽的脸庞仍免不了有些稚气,但从她炯炯有神的双眸及气势来看,她的确是名堪负重任的最佳族王人选。海伦踏着沉稳的步伐走至王座前,缓慢的坐下,她挥了挥手道:“今天我召集你们前来议事殿,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是要公布一项喜讯而已。我,海伦以黑精灵族族王的名义,十天后将嫁给来自野蛮人一族的威利,在我们结婚的同时,他就是黑精灵新的圣王了。”海伦很平淡的公布了她与威利的喜讯,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但台下的人却是反应激烈,包含达飞、席妮、与威利三人也都惊讶不已。而那些个在黑精灵族中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人,先是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更甚者已有人发出了不平之鸣,向族王提出严重抗议道:“禀告吾王,在黑精灵族的传统中,从来没有外族之人能成为圣王的先例。首先您让人类、妖精、野蛮人踏入我们的国度,甚至还让他们来到了这只有王族、机要大臣或是将领才能进入的议事殿也就算了,毕竟您是族王,有权处理黑精灵族一切的事务。但传统就是传统,我身为先王钦点的第一执事,恳请吾王再三思量,不论王夫或是圣王的人选,请遵循传统指定黑精灵族的族人。”敢勇于陈述自己意见的这人是波布,他是海伦的小舅,从先王那一代起直到现在,一直都是负有重任的机要大臣。在先王去世前,特别拔擢他成为第一执事,这个职位是文官之首,等于是继族王之外,有关政事方面的第一顺位,平时可代表族王行使一切政权,那是文官梦寐以求的高尚地位啊!波布在处理政事方面确实是有一套,唯一令人诟病的是,他是老一派全然支持、维护传统的人,即使迫于无奈他仍会与职位比他高的官僚、甚至是掌握一切大权的族王大唱反调。波布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原则处世待人,这也是先王赞赏他的地方,临终前嘱咐他得好好辅佐新任族王,只不过波布刚正不阿的原则这时可让海伦大为苦恼。既然有人率先抨击海伦的决定,除了少部分人没有表态,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其余的人便一个个壮着胆子跟着提出反对意见了。反对的声浪瞬时淹没了议事殿,其实这也可以看出一件可怕的事实,那就是海伦的政权还不是很稳固。对于臣下居然敢公开挑战自己的权威,这已是海伦老早预料到的事了,此时她的心情依旧没有多大起伏,有如坚冰般寒冷的眼神闪过一丝轻蔑,冷冷道:“维护传统是吗?他不是已经通过试炼之地的考验了吗?以他超凡的实力,难道还不足以成为圣王吗?”海伦显然已击中了他们的要害,让这些自以为是的大臣顿时无言以对。威利通过试炼之地的考验,是众所皆知的事实,由于试炼之地已有好久没人闯过了,加上威利不是本族人的身分,威利成功闯过试炼之地的事一下子便在国内传开,成为族人茶余饭后闲聊的焦点,在部分好事者的刻意渲染下,威利倒成了三头六臂的怪物了(注)。“哼,他又不是自己一个人闯过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可是集合了另外两名同伴都还杀不了怪物,不仅让族王动员了上千名的兵力,最后还损失了两百名精锐剑士,才勉强打倒怪物,不过是虚有其表罢了,要换了是我,早就轻轻松松将怪物解决掉了……”一名年轻的将领大发谬论,他是海伦的表哥──史恩,同时也是波布的长子,传闻他爱慕海伦已久,一个月前史恩也曾经接受过试炼之地的考验,可惜在进入心灵之室后不到十小时就受不了了,所幸没得失心疯,已是不幸中的大幸。史恩没注意到有人已走近他身旁,继续口沫横飞的吹嘘自己,突然间“啪”的一声,原本意气风发的史恩让人结结实实赏了一巴掌,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波布。“无耻,连心灵之室都过不了,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身为王族的一份子,你难道连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你马上滚出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史恩抚着让波布打了一巴掌后的脸,见所有人面带嘲笑的眼光,羞愧的满脸通红。他深知父亲刚硬脾气,抹抹鼻子,神色黯然的离开议事殿。此时众人尚在数落史恩的丑态,丝毫不给身为当事者父亲的波布留点颜面,只见他回头冷眼一扫,那厮接触到他凌厉眼光的人害怕他的威严,纷纷停止议论,议事殿便一下子就安静下来。波布果然是个可怕的老爹,说难听点,就是先王在世时,对波布也要礼让三分,更何况其它人呢?波布清了清嗓子,再度提出他的论点:“如果吾王执意要下嫁威利,让他成为我族的圣王,以他非我族类的血缘,臣等必定反对到底。但基于威利也闯过了试炼之地的考虑,老臣亦无法排除他可拥有此一地位的正当性,不若请吾王召纳为王夫,延续族王正统的王者权势,这个老臣倒可接受,相信其它人也能欣然同意吧!”显然波布对海伦这新族王已做了最大让步,不过从他颇感惋惜的口气判断,波布对威利仍有一定程度以上的评价,只是碍于传统的包袱,否则他也会支持海伦的决定。当波布提出这个权宜的方法后,议事殿内鸦雀无声,这无异表示众人也同意他的说辞,或者是说没人敢反对他的论点。海伦瞧着波布坚定肃穆的眼神,她明白自己已无法让这可怕的老爹再退让一步,仔细权衡轻重后,她也不得不接受这个意见,虽然这对威利有失公允,目前也只好这么做了。“好吧!如卿所言,有其它意见的人就提出来吧!”只见议事殿内的大臣们,除了波布一派泰然自若,其它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尽管内心有所不平,却没人敢再出什么主意。海伦见机不可失,立即重申她的喜讯,只是内容略作修改。“好,十天后本王正式召纳威利为王夫,有关婚礼的筹备细节,就由偏使全权处理,你们现在可以退出议事殿了。”大臣们向海伦行完礼后,相继的退出议事殿,在场的只剩海伦、威利、达飞与席妮四人。眼见四下无人,好奇心重的席妮提出了个有趣的问题,这个问题却让海伦尴尬不已。“海伦,什么是圣王?王夫又是什么?”“……这……该怎么回答呢?”见海伦面有难色,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威利很干脆的为她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与其所能享受到的权利有关吧!”威利一矢中的,静静的望着海伦,海伦让她瞧的有些心虚了,这才坦然道:“没错,所谓的王夫,意指族王的配偶,且王夫最多可招募到五个之多,本身在政治上无什么发言权,等同是个坐享荣华富贵的人罢了,说难听点,王夫就是族王的附庸。但圣王就不同了,圣王就任后,原本的族王则退为王后,圣王与王后的政治地位平等,得负起与王后统治黑精灵族的重任。相对的,圣王的权势之高是王夫所难以比拟的,所以我才会甘冒大险的让你去闯试炼之地,为的是让你我共同统治这个王国。只是现在却因你非我族类,而不能让你担任圣王的地位,我觉得对你好生愧疚,我……”威利轻轻摀住海伦的双唇,向她点头微笑道:“别再说了,我只是一名平凡的人,你能舍下自己尊贵的身分与我结为连理,我除了高兴以外,再没有任何字眼可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圣王也好,王夫也好,只要能与你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简单、平凡的言语,流露出的却是真挚不悔的情感。感情丰富的海伦听到威利如此深情的答复,晶莹的热泪已盈满双眸。海伦的娇躯不自主的靠近威利,最后情感上的交流化为真情的拥吻,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与不安,无视于旁人的存在,只求灿烂完美的爱恋。在这一刻起,不论身体或情感,他们彼此间已完全的属于对方,再没有任何隔阂。威利与海伦这两个身材比例差异极大的人热情拥吻的这一幕,达飞看了差点没笑出声来。若不是威利也算的上是一名美男子的话,“唉,真是美女与野兽的最佳组合啊!”差点就脱口而出。不过相同的情景在另一个人身上,却是不同的另一种感受。威利与海伦真情流露的表现,教席妮欣羡不已,此刻少女对恋爱的憧憬再度席卷席妮的脑海,现在她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自己所编织的未来。她幻想着与达飞陷入热恋的美好画面,就像威利与海伦现在这样,心情的加温连带引起了生理上的变化,席妮的美丽脸庞娇羞泛红,浑身变的滚烫,不时的还从樱桃小嘴里传出几声娇哼。达飞本想离开这里,省的当威利的电灯泡。当他向席妮示意要离开时,发觉席妮的样子不太寻常,伸手在席妮面前晃了晃,可席妮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喂,喂,醒醒啊!”为了避免打扰到威利与海伦的好事,达飞轻轻推了她一把,席妮这才惊醒过来,见达飞正用怀疑的眼光看她,又羞又怒的复杂心情瞬间取代了席妮的美梦。席妮心中恼怒达飞干扰了她的美梦,想也不想“啪”的一声,赏了达飞一个耳光,然后就气冲冲的离开议事殿。让席妮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巴掌,达飞甚至还搞不清楚自己是哪里又惹到席妮了,除了自认倒霉以外,他还真的想不出其它的方法,反正只要有席妮在的一天,达飞已有舍弃男性尊严的最坏打算。一丝苦笑过后,他也随着席妮的脚步离开议事殿,留下还沉醉在有如烈焰般火热恋情的两人,独自一人练功去了。注:黑精灵族的族王向来皆由女子出任,那是黑精灵族中女多男少,且女子的能力往往高于男子的结果。而族王可任意挑选五名王夫延续子嗣,王夫并无实质政治地位,等若是族王后宫的宠儿罢了。但闯过试炼之地的人就不同了,只要通过两关,即可成为黑精灵族的圣王,族王则退为王后,与圣王共享一切政治大权。至于第三关死亡之峡,由于其恶名昭彰,闯关者大都满足于第二关即不再继续向前,因而有闯过死亡之峡,即使是外族人也能成为圣王的传言流出。鉴于无人能解开死亡之峡的秘密,前几代的族王索性让传言变成事实,律定解开死亡之峡秘密的人,则可破除陈规成为圣王。

原标题:云顶之弈:非酋玩家专属,捡点棋子就能成型,伤害轻松破万

,,白小姐一肖必中特资料